摘仙令_第十二章 木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二章 木珠 (第1/3页)

  马很老实,哪怕换了主人,也是指哪走哪。

  可是因为时疫,大路早已不通,陆灵蹊不认识小路,但她会用笨办法,依着官道从旁边的村寨跑。

  也幸好为了赶时间,连马料她都在原主人那里,买了一袋子驮着。要不然,停在哪个村寨,安全方面都不敢保证。

  她还是太小了啊!

  哪怕现在已经重新缚了头发,如以前跟着爷爷般,扮成了假小子,但骑着一匹马,没有大人跟着的小子,总会让某些人心起邪念。

  深夜,陆灵蹊把马拴在荒郊野外的背风之地,伺候它吃喝好,才拿起父亲准备的大面饼填肚子。

  她不知道那修为甚高的少年现在到哪了,万一人家有飞行灵器……

  那种万一,她根本不能想,因为一想,就再也支撑不下去了。

  她现在只能想,那少年,怎么就知道狼盗的?

  怎么就那么肯定地知道狼盗秘不示人的宝贝?

  甚至人家还没得到的宝贝?

  难不成也跟那个千金一卦的彭先生一样,能未卜先知?

  陆灵蹊总觉得哪不对,但她一时又分析不出来,在各种愁中,只能希望父亲给她去信的时候,也给家里去了信,爷爷和母亲若是知道榆寨有灵气,或许已经在地动前动身。

  如果那样就好了。

  爷爷的名头大,地动之后,被官府或者什么人截下来治时疫,所以没到榆寨也非常有可能的。

  她在各种想中疲惫睡过去,直到太快亮,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。

  一个净尘术,先让自己干净精神起来,再给马弄吃的,彼此都弄饱肚子后,接着赶路。

  一连四天,她才终于赶回贺兰城,转道熟人守的西门处。

  “灵蹊?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?”

  守城的刘满仓看到她时甚为奇怪,“不是说你随你爹到林城走商了吗?”

  “刘叔!”陆灵蹊跳下马来,把早就想好的说词说出来,“这不是地动吗?我爹不放心家里,让我和陈爷爷先回来看看,陈爷爷年纪大了,还在后面呢。”

  “你家房子好,就倒了一间厢房,其他都没事!”

  刘满仓先给定心丸吃,“不过,陆叔和你娘,地动的那天一早,才开城门就坐马车出城了,具体到哪我不知道。”地动,还是在外面稍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