步锦年_8 信心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8 信心 (第1/3页)

  杨氏从正香园回到永乐园,也顾不得生气,想陆丽锦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  她急忙从票匣子里,拿出两张五十两的官戳银票,递给杜妈,让她去看郑妈,无论如何,也要先保住了命再说。

  杜妈回来的时候,带来了一个让杨氏绝望的消息。

  就在杨氏让人去拔郑妈舌头的时候,陆延竟然也暗中吩咐了人,将郑妈的一条脚筋给挑了。

  郑妈算是完全的废了,杨氏日后想着再让郑妈做什么,也是不可能的了。

  这可以理解为,陆延对杨氏的警告,也可以理解为陆延借着这个机会,在敲打杨氏身边的人。让她们小心些,别杨氏吩咐什么,就做什么。

  吴了杜妈的话后,杨氏颓废地坐在她经常坐的账桌后的椅子上,口内喃喃地说:

  “他怎么能、怎么能这么对我?”

  想起了当年,未嫁入平阳侯府的时候,她的踌躇满志,壮志雄心,对于现在的她来说,就是一个讽刺。

  就在杨家与陆家才刚议亲的时候,陆延曾透过丫头,给她递过一封信。

  没有风花雪月,没有表述衷情。陆延只是告诉她,平阳侯府里,有这么一个他中意的丫头,而且已经生了庶子。

  杨氏记得,她给陆延回了一封义正言辞的信,说:

  “女子自古讲究三从四德,三爷让人传这样的信来,是在嘲笑杨家教女无方?嫉妒可是七出之罪。三爷敢这样传话,奴家可不敢听。三爷只记得,杨氏女自识字起,读的便就是《女诫》、《女则》、《烈女传》。”

  虽然说,无论她做何答复,都改变不了她一定要嫁给陆延的结果。

  可是,当年她写下那些字的时候,心里却满是自信的。

  她不相信,书香世家出身的她,还比不过平阳侯府上,自小便就卖身进府的一个丫头。

  然而现实,却狠狠地将杨氏从梦里扇醒,这么多年,就是一块儿石头,她也将它捂热了。

  可事实证明,陆延不是块石头,她也捂不热他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